衢州一洲服装辅料有限公司
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 关于顺风车的法律法规也在完善

关于顺风车的法律法规也在完善

作者:admin 时间:2018-10-03 浏览:人次

  比起快车,肖素更喜欢顺风车。即使不看价格,她感觉顺风车车的档次和司机素质比较高,自己开公司的、开美发连锁店的、上班族,做什么的都有,还因此认识了一些朋友,互相推荐过工作。
 
  “回到这次事件,滴滴有处理不到位的责任,滴滴作为平台,客服和监管真是很差,很多投诉不了了之。本来它的业务就涉及公共事业,监管轻了问题很多,重了可能整个业务就不存在了。现在整改的效果,主要要看司机背景筛查、客服水平和应急处理了。”
 
  和肖素一样同样想拼车回家的不在少数。在一个滴滴司机群里,一位司机转来一条信息“人找车,十一当天从北京回太原,联系电话XX。”
 
  不久有人在群里回复:“刚打电话问了,说给230块钱。我宁可空车回去,这要是在顺风车那年代多拼两单还凑合。”
 
  司机:挺冤枉的
 
  对杨方来说,滴滴顺风车下线意味着失业。“无缘无故躺枪了,感觉自己挺冤枉的。”
 
  杨方是一名专职跑顺风车的司机,每天往返于广州和深圳。广深两地每天往返有200多趟城际与高铁,但仍然满足不了过着双城生活的人群。在周末高峰期,有人没提前买票,顺风车有大片市场。
 
  杨方最早也不是专职跑顺风车,而是一名快车司机。2016年年初,杨方在河南老家做了六年的和田玉生意逐渐萧条,行业里三分之一的人都要另谋出路。杨方听朋友说,来广州开滴滴可以轻轻松松月入一万,就带着一些积蓄来了广州。杨方的妻子在小餐馆找了一份工作,一个月有4000元收入,杨方花了16万买了辆车,做起了快车司机。夫妻俩在广州白云区租个房,每月700元。
 
  开快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赚钱,更谈不上轻松。2016年,滴滴与优步的补贴大战接近尾声,随着两者合并,司机收入更是大幅缩水。每天开10个小时以上,杨方每个月的纯收入也就是1万块钱。
 
  虽然辛苦,但快车的工作至少还能做得下去。真正让杨方从快车司机转为专职顺风车司机的,是网约车新政的出台。2016年年底,广州市网约车细则出台,规定司机半年内需申请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,车辆性质也需改成预约出租客运,这意味着车辆的报废年限严格受到监管,一批司机打算放弃。
 
  与此同时,关于顺风车的法律法规也在完善,广州规定顺风车每日不得超过两次,虽然这一规定没有马上实施,但滴滴规定每次最多只能接3单,少一单就少100,开城际顺风车的司机少了,杨方发现了这里面的机会。每天拉一个来回,6个单子能赚600元,除去过路费、油费,也能净赚300元,比快车少不了多少,有熟人客户的直接再加一单,一天能多赚200元。早上10点出门,晚上10点能回到家,中午在深圳休息吃饭,比快车轻松。
 
  于是在2017年端午节,杨方做起了专职顺风车司机。
 
  来自乘客的不信任让他心里有时候会不舒服,5月郑州顺风事件后,经常有乘客上车前会给车牌还有他本人拍照。“我知道这是他们考虑到自己的安全问题,但是这对我是一种鄙视。我每次都跟他们解释,不是所有司机都是老鼠屎,不想自己被人误解。”还有一次,两名女乘客在上高速前突然说不坐了要下车,可以支付40元,“真的很无语”。最后杨方也没要这40元,窝了一肚子火亏钱开回了深圳。
 
  但用他的话说,毕竟是“在正儿八经地工作,每天早上起来知道自己要干什么”。这样的工作在8月27日结束了。
 
  滴滴顺风车业务下线,杨方觉得挺冤枉,自己哪里做错了连车都不能开了?第二天,杨方睡到中午才起,下午去找朋友喝茶聊天。休息了两天,杨方开始去一些小型人才市场找工作,但他发现广告上说的待遇和实际待遇差很多,他也就没再去尝试。
 
  杨方也不想再回去开快车了,因为“太累,市内太堵”。他还有朋友去开曹操专车或神州专车,但他觉得给别的公司开车没劲,赚不了多少,“这行做够了,发家是不可能的,最多糊口,连养家都难”。10月赶上有广交会,杨方跟朋友做些展位装修的活儿,挣得多却不长久。
 
  

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:http://yyzyxb.com/a/xingyexinwen/20181003/234.html 上一篇:上一篇:挑战重大科学难题与科技评价体系的引导性作用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